珍貴友誼公諸於眾:易氏家族捐贈徐悲鴻《雞羊圖》



2014年07月30日 11:04

今天(7月30日2014),易氏家族將向上海中華藝術宮正式捐贈徐悲鴻作品《雞羊圖》。據中華藝術宮專家介紹,易氏家族捐贈的這幅徐悲鴻《雞羊圖》屬於生肖題材畫作,在徐悲鴻浩如煙海的繪畫中堪稱稀有,彌足珍貴。該畫作見證70多年前徐悲鴻與畫作受贈人易敦吾的一段珍貴友誼。而在中國藝術品市場價格高企的當下,這一捐贈行為無疑成就了另一段藝壇佳話。昨天,記者獨家採訪了易敦吾的兒子易占雲,獲悉了畫作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雞羊圖》由徐悲鴻1936年9月創作於廣西。畫面上,一隻黑色的雞與一隻白色的羊相顧對視,左上方題有“敦吾仁兄惠教悲鴻”。畫作的受贈人易敦吾早年任梧州醫院院長,是廣西衛生界的名家,與徐悲鴻過從甚密,而易敦吾的兄長易欽吾與徐悲鴻更有同窗之誼。1936年,徐悲鴻因與前妻蔣碧薇感情破裂,帶著失落與惆悵離開南京來到桂林,曾在易敦吾的“奎廬”盤桓居住。秀麗的桂林山水,重新激發了徐悲鴻強烈的創作欲望,期間,他先後創作了《灕江春雨》、《風雨思君子》、《晨曲》、《逆風》等傳世佳作。這幅《雞羊圖》也是該時期創作的,因易敦吾1895年生,生肖屬羊,其妻陳竹筠1897年生,生肖屬雞,故徐悲鴻以“雞羊相伴”為題專門作畫相贈,體現他與易敦吾非比一般的交誼。


易占雲告訴記者,父親易敦吾為人不張揚,後輩時隔多年才知道《雞羊圖》的存在。上個世紀50年代,易占雲的父母相繼去世,這幅畫一直由易占雲的妹妹易蕙生保管。然而,無奈的是,《雞羊圖》畢竟是一幅已經創作了幾十年的作品,雖歷經各種動亂仍得以倖存,但是保管不能盡如人意,有些地方產生了黴變,只好送去修復。易家後人意識到長此以往不是辦法。“我們知道徐悲鴻畫作的市場行情一直很好,可是將《雞羊圖》賣掉吧,總覺得對不起父母。這幅作品不是父親買來的商品,而是徐悲鴻贈予的。將它賣掉,固然能夠得到一筆不小的錢款,但從此以後我們可能再也見不到這幅畫了。更讓我們擔心的是,這幅畫或將成為別人牟利的工具,這一定不是父母所希望看到的。”易占雲說。最終,易氏家族幾位已屆耄耋之年的老人——易敦吾的子女易占雲、易蕙生、易蒼生、易悟生,在其後輩的支持下共同做出重要決定:自願將《雞羊圖》無償捐贈給中華藝術宮作為永久收藏,以期更好地保存且公諸大眾,宣傳介紹徐悲鴻先生的藝術,並以此寄託對先人的懷念。





徐悲鴻之子憶父:月光族傾家裸捐 對贗畫視而不見



2015年03月28日07:37





南京3月27日電 (記者朱曉穎)中國現代畫家徐悲鴻是「月光族」,收入用來藏畫,去世後其創作、珍藏的2400余封畫作悉數捐出;對仿造贗畫,他「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要「給人一碗飯吃」。 27日,徐悲鴻之子、70歲的徐慶平在南京深情憶父。


江蘇宜興是徐悲鴻家鄉。白髮蒼蒼的徐慶平,回到彼時熟悉、父輩曾創作起居地的南京,舊事沉浮,老人感慨。當日,他為內地、香港「筆墨含情,致敬悲鴻——紀念徐悲鴻誕辰120周年」系列活動啟幕。


作為子承父業的唯一後輩,徐老感激先君啟蒙之教:父親和藹,從來不打孩子,但嚴格,每天因公務繁忙無法與孩子見面,但堅持給孩子的習作批字。


「直到現在,我也沒有見過像父親那樣勤奮的畫家」,老人說,他的畫室有個天窗,天氣好時畫油畫,光線不好就畫國畫,筆耕不輟,沒歇著的時候。


徐悲鴻一生經歷豐富,遊歷西方諸國,32歲學成歸國,36歲時抗戰爆發。民族危亡之際,他赴東南亞舉辦6次畫展,現場售賣,所得贈予抗日陣亡將士遺孤、流移失所難民。


那一年,新加坡記者黃金輝記錄下這一幕,後來黃金輝出任新加坡總統。徐慶平一次在與黃金輝總統見面時,吃驚地被這位「前記者」告知,父親當年義賣後乘最後一批船離開新加坡回國,若他登上另一艘船將不堪設想,「後者被日軍打沉,永葬太平洋底。”


戰爭的殘酷暴虐,給予徐悲鴻創作動力。徐慶平回憶,抗戰勝利的前兩年,父親從國外義展義賣歸來,在遷至四川的中央大學執教,每天走山路、擺渡過江到學校上課,「1943年,他人生那段最艱苦的歲月,卻誕生了密集巨作,都是在偏僻山區裡煤油燈下完成的。”


父親聲名遠揚、公職眾多,但徐慶平從小絲毫未感家中寬裕,後來,他才從母親廖靜文那裡知道,父親大多數收入都用於畫作收藏。他說,父親去世次日,其畢生創作、珍藏的2400余封畫作,悉數捐給國家,「連同家門鑰匙,包括房屋、傢俱,都一併轉交到時任文化部長茅盾手中。”


對作畫畢生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的徐悲鴻,對市場上眾多造假贗品態度卻是耐人尋味。徐慶平聽母親提起,一次父親去北京畫店遊逛,突然看到有人作假他的畫,父親未提出異議,他裝作沒看見,淡定經過,只是說了一句,「給人一碗飯吃」。


時光如梭,白駒過隙,家父誕辰120周年之際,徐老說,父親畢生的一切,與藝術難以分割,風雨過客,筆墨千秋,先逝安然,精神永在


徐悲鴻與《八十七神仙圖》

2015年03月25日12:06

1937年春天,國畫大師徐悲鴻應邀到香港舉辦畫展。期間,經作家許地山介紹,來到德國籍馬丁夫人家中鑒賞書畫。這位馬丁夫人父親生前曾是德國駐華外交官,對中國文化非常感興趣,收藏了大量中國書畫文物。如今,馬丁夫人有意將其出售,得知徐悲鴻是著名畫家,又愛畫,因此,特準備了幾大箱字畫供徐悲鴻挑選。


在這些字畫中,徐悲鴻還真找到了寶,一幅老舊不堪,絹底已呈褐色,不僅沒有落款,沒有歷朝歷代名人或皇室的藏印及題跋,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的畫,卻讓他兩眼放出驚異的光芒,幾乎是叫喊著說:「我就要這一幅!”


這是一幅白描人物長卷,描繪的是一個道教傳說,東華帝君、南極帝君在侍者、儀杖、樂隊的陪同下,率領真人、神仙、金童、玉女、神將前去朝謁道教三位天尊的情景。畫中87位列隊行進前往朝拜元始天尊的神仙,加上亭台曲橋、流水行雲等的點綴,畫面優美,宛若仙境,賞畫間似有仙樂在耳畔飄蕩。根據自己對中國畫的研究,判定可能是「百氏畫聖」唐代畫家吳道子所作。由於年代久遠,世上已難尋他的真跡,如真的是,那可就是罕見的國寶。難怪,徐悲鴻如此興奮!


雖然心中竊喜,可表面上仍不動生色,唯恐對方生變,談妥之後,馬上花大價錢將其買下。他還請來當時美術界和鑒定界的幾位名聲顯赫的大師幫著做最後的鑒定。最終確認此畫確實為吳道子之作。徐悲鴻將得到這幅畫的心情形容為「平生做的最快意的一件事」,並製作了一方刻有「悲鴻生命」四個字的印章,鄭重地加蓋在長卷的畫面上,還寫了長長的題跋:「......嗚呼!張九韶于雲中,奮神靈之逸想——與世太平,與我福綏,心滿意足,永無憾矣。”


大師視此畫為最心愛之物,不管是外出講學還是舉辦展覽,他都隨身攜帶。 1942年5月10日,徐悲鴻在雲南大學的辦公室整理作品,突然,空襲警報響起。匆忙間徐悲鴻與大家一起跑進了防空洞。等空襲警報解除,當他再回到辦公室時,發現門和箱子都被撬開,自己珍藏的《八十七神仙卷》和其它30多幅畫竟不翼而飛。徐悲鴻猶如五雷轟頂,眼前一片昏黑......名畫失蹤,事關重大,驚動了雲南省府。當局立刻派員調查,限期破案,然而名畫卻杳如黃鶴。徐悲鴻為此憂心如焚,三天三夜寢食不安,血壓急劇上升,病倒在床上。


1944年,某一天,郵差送來的一封信又讓徐悲鴻驚喜萬分,失蹤兩年的《八十七神仙卷》又有了音訊。信是他曾經的學生盧蔭寰寫來的,說是她曾隨朋友在成都一人家中見到過此畫。得到寶貝的下落後,徐悲鴻興奮得恨不得馬上去成都,可冷靜下來,為保證名畫的安全,切不可打草驚蛇。於是,他委託一朋友與那人聯繫。沒想到,那人獅子大開口,出價銀元20萬。


可為了名畫,徐悲鴻接受了他的條件,也沒有去報警,他不顧自己體弱多病,白天黑夜忙於作畫。夫人廖靜文則説明丈夫找朋友籌款,終於將20萬現款籌齊,順利地買回了自己的「寶貝」。


當徐悲鴻再次見到這幅魂牽夢繞的神仙圖畫時,非常激動。畫幅上面「悲鴻生命」的印章和自己的親筆題跋已經被割去,但是徐悲鴻依然記得當初寫下的跋文,依然記得當初見到此畫時的激動心情。此後的日子裡,這幅畫陪伴徐悲鴻走過餘下的人生。 1953年9月,徐悲鴻積勞成疾,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無效而去世。他的夫人在悲鴻逝世的當天,宣佈了悲鴻生前的意願,將他留下的1000余件作品和1000余件他收藏的歷代名人字畫,還有萬余件圖書資料全部獻給國家,這其中也包括徐悲鴻先生兩次傾其家財購買的國寶《八十七神仙卷》。


如今,《八十七神仙卷》靜靜地躺在徐悲鴻紀念館內,向每個來此參觀的人,輕輕述說著發生在它身上的故事,畫有價,可是大師的品德無價。


文/張幫俊